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读书

资深足球记者眼中的2015 感叹很多事已无能为力

2015-12-31

  中新网北京12月31日电 题:(体育年度特别报道“体育大变革时代足球人的酸甜苦辣”之一)资深足球记者眼中的2015 感叹很多事已无能为力

  记者 王牧青

  对“名记”马德兴的这次采访,居然安排在了北京时间的午夜之后。当天,马德兴结束了在中国南方一项青少年足球赛中的工作,直到深夜12点才抵达首都机场,十几个小时后,他将再飞吉隆坡,参加亚足联的一次抽签。作为在一线奋战20多年的足球记者,他已经熟悉了熬夜和飞行。2015年,马德兴的飞行总距离达到了16万公里,足以环绕赤道整整4圈。

  【坚守20年后的沉默与调侃】

  平香港后不知写什么 我是不是老了?

  北京时间凌晨2点,马德兴习惯性地点燃一支烟,侃侃而谈、兴致盎然,就像人们印象里的状态。谈到中国足球的话题,他时而声调高亢,时而语气低沉,以20多年做一线足球记者的见识,他会从内心着急,也从心底无奈。

  不同的是,马德兴开始调侃自己:“0-0打平香港那天晚上,编辑问我准备写点什么,我的回答是,真的不知道写什么。”他半开玩笑地说,“突然间我觉得,我是不是老了?之前我没想到过,已经40多岁啦。那一刻我突然想到,这么大岁数了?未来还要干几年?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当然,这只是调侃。

  他说,2015年这样过去了,2016年的首要希望不是国足,而是年底的亚青赛,我们97-98年龄段的孩子要力争打进4强,进军世青赛。这一批孩子里,林良铭、张玉宁等人的名字,已经开始为人熟知。马德兴说,参加世青赛对这批孩子来说,是太重要的事。甚至,这可能会给中国足球未来很多改变的空间。

  “至于国家队,如果能进12强赛当然好,如果出局了,我也不会像对香港后那么伤心。”他感慨着,国足连续4届没打进世预赛亚洲区的决赛阶段,他都是亲历者。“干着急,无能为力。”他对中新网(微信公众号:cns2012)记者说。

  谈及未来,马德兴很确定,自己将继续在一线“折腾”下去。原因或许是不甘心,亦或是在他处已然无欲无求。每当说到辛苦,马德兴总是轻描淡写:“做喜欢的事,不会觉得很累。”

  【言必称希腊】

  中国足球正走在弯路上 不要全盘否定之前的做法

  这一年里,马德兴超过10万公里的飞行,有不少献给了亚足联。他参加了多次亚足联的会议。包括8月在吉隆坡的第一届亚洲国家青年主教练论坛。2015年,比利时的世界排名高居世界第一,亚足联请来了比利时足球青训体系的两位核心人物。马德兴分别问过两人,你们是怎么做的?对方回答:从13岁开始把好的苗子集中,上午在学校上课、下午训练。

  马德兴举了几个例子:在日本、卡塔尔的青训中心,孩子吃住都在一起,上午上课、下午训练;德国,从2000年左右开始,德国足协要求所有俱乐部建立学院,每个州建立自己的足球学院,由奥委会和州政府出资,即两条腿走路,足球教学大纲由德国足协拟定;乌兹别克斯坦,2006年开始,足协要求俱乐部建立自己的学院,并在14个州和地区建立学院,如今,青训系统已完全建立,并在今年打入了世青赛8强。

  他反问,我们之前的业余体校不就是这样吗?我们应该弄清楚到底是哪里对了,哪里错了。“这不是在要求改回去,而是我们确定要做一件事,不能首先就全盘否定之前的做法。”他说,当年都说体校的“三集中”不对,但外国不少都的这样搞。

  “有些专家,言必称希腊,但对国外的东西,我们真的都了解吗?”他问。

  2015年,大力发展足球的大环境下,国内的青训与欧洲俱乐部联手。对此,马德兴却有自己的看法:“说是巴萨体系、皇马体系、拜仁体系等等,把欧洲豪门的做法拿过来,但不能抛离中国足球的现实,这是很可怕的。”

  不可否认的是,这一年里,中国足球的很多方面有了大变样,但国足的成绩依旧谷底徘徊。甚至可以说,国足在世预赛两平同胞中国香港,让人大跌眼镜,甚至又在向下刷新底线。

  “大家关心中国队世预赛打成这个样子。我更伤心的是,让我无法接受的是,中国足球的青少年体系的重建走在一条弯路上,越走越偏,离正确的方式越走越远。这么下去,走向死胡同是肯定的。有些人不认为这是弯路,那么时间只会把中国足球引入另一个歧途,让人看不到希望。目前的很多做法是全盘否定,这是很可怕的。”马德兴表态。

马德兴接受<a target='_blank' href='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' >中新网</a>记者的采访侃侃而谈,毫无倦意。
马德兴接受中新网记者的采访侃侃而谈,毫无倦意。

  【简单的问题复杂化】

  中国足球缺好教练 很多漂亮话经不起推演

  马德兴作为记者一直在一线报道足球,也同时在研究足球。11月初,他报道了在四川成都一次建立青训中心的会议。据介绍,地方足协希望抽出好苗子进行强化提高,但与会者发生了分歧。

  马德兴算了笔账:“想要成长为一名的优秀运动员,必须要经历10000个小时的艰苦训练。足球青少年的成长大概是8-10年的时间,如果每年需要1000个小时,平均每天是2.5-3个小时,现在的校园足球能保证吗?”

  不一样在哪?马德兴指出,教练不同。“一些老师没接触过足球,现在去培训,还不如把国内现有的足球青训教练送出去,好好地培训和深造。这就相当于,你让语文老师去教数学课,啥效果?”

  刚刚在福建晋江结束的一次青少年赛事,日本队主教练、助理教练都持A级证,青训教练队伍里面,职业级(P级,高于A级)的一大把。马德兴介绍,同年龄段的中国教练中,A级的已经不多,往下更惨不忍睹。

  “再举一个例子,在准备下一届全运会、青运会的42名教练的训练班里,没有一名职业级教练,A级4个,B级6个,D级的超过了20个。如此的差距下,教出来的孩子能相提并论吗?”他建议,要给专业教练提供专业的培训,而不是去培训没有当过教练的人。

  “坦率地说,为什么简单的事变得难了?这复杂化是人为造成的。很多话听上去很有道理,如果仔细推演,其实是没有道理的。所以‘言必称希腊’很可怕,它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。”

马德兴(资料图)
马德兴(资料图)

  【认知悖论】

  足球人口和成绩成正比? 不专业的人能管好足球?

  认知,马德兴不止一次提到了这个词。他说,今年到亚足联报道和学习,佐证了自己很多的观点是正确的。今年,一位亚足联的官员告诉他,中国的专业足球人口比苏格兰多,但水平的差异却是巨大的。

  “所以,中国足球水平不行,是踢球人多或者人少的问题吗?”他又一次设下疑问。“女足世界杯冠军、奥运会亚军日本,国内的注册球员42000名,美国是160万,德国是100万。说男足?打进奥运会的阿联酋队,供选拔的球员才72个人。”

  他很严肃地说:“我们一直在被误导,足球水平的高低和踢球人数的多少成正比例吗?谁能给一个明确的回答?我们不断地偷换概念。其实是认知有偏差,导致事情出了错。”

  打开话匣子,马德兴讲到很多2015年的体会,佐证了他一直以来的呼吁,比如——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。“之前足协要轮岗,比如从事女足的人换去管青少年,做青少年的来做女足,这在国外是不可能发生的。我们之前成绩不好,就是因为专业的事情没做好。”

  他感慨,自己91年开始与足协打交道,在训练局的老楼里,他经常看到足协的官员为业务争论不休。“现在,谁还谈业务?大家在谈人事、谈体制。从闫世铎开始,每一届掌门人都是空降的。有人还要说,哪国哪国的足协主席也没踢过球。”

  马德兴强力地回击:“对此,我真的只能摇头。我想请问,早在法国、意大利足球刚刚起步的时候,他们的足协主席没有踢过球么?我们要面对现实,不要推卸责任。现在的种种,说到底就是人的问题。”

  【大尺度和不被理解】

  不是炮轰,但算了吧;不再有顾忌,却能改变什么?

  2015年,马德兴开始经营自己的微信公众号“德兴社”,里面的很多文章言语犀利、猛料不少,用词比报纸更加直接和尖锐。有人评价他,你看,马德又开炮了。对此,他无奈地笑了。

  “很多真不是炮轰,是在说事。我没有单纯地批评,而是给出了应该的答案。”他承认,如果再含蓄下去,没什么用处。说到这里,马德兴有点无奈,言语之外给人一种苍凉感。比如这几句:

  “到了我这个岁数,真就不想这么多了,没什么顾忌了。很多时候我想痛快点。快人快语更利于理解和交流。婉转不是我的性格,我也没必要继续绕弯子。”

  “我做了很多事,外面人是看不到的,其实也没什么必要了。外面有很多关于国足的段子,我看到以后心里是着急,是不甘心。我是个写字的人,改变不了太多,很多事是无能为力的。”

  “你可以说是忧心忡忡,你可以说这事和我没什么关系。可能我已经老了?应该被淘汰了?跟不上形势的发展了?”

  说这些话时,语气高亢的马德兴把声音压了下来,他感慨,如今自己的很多认知,和10年前、20年前是没法比较的,积累了阅历,才明白年轻时候想法太简单。面对那些不理解他的人,自己只好自顾自说:“算了,就像是我站在15层台阶上,没法告诉站在3层的人。他不理解,你要生气吗?”

  他感慨,太多比他年龄小的记者,甚至连十强赛都没有跑过,也没经历过有自己国家参加的世界杯。叹叹气,他说:“有的人想上来,没有条件。有的人没到层次,却指点江山。”

  他说,希望97-98、99-00的两个年龄段,可以有拔尖的球员顶上来,或许能给中国足球带来变化。“先打进世青赛、世少赛,再去谈世界杯吧。现在,很多事都是本末倒置的。”(完)